Friday, September 16, 2016

谷中銀座

第一次來到這條街道
是約莫五年前的這一天
雖不是起源於旅行的安排
但終究是首次來到這個國度的回憶


至於故地重遊的上個月某時
很巧合地
也是個沒在打算內的意外


然而不同的是
上一次的造訪由於時間偏早
很多店家才剛開始做生意
週末常有的活動亦尚未開始
市街中雖已有人群
卻少了點熱絡的氣息


本次到著時
已是週日的午後
街口的棚內演奏著音色通透的銅管
雜貨店門口的板凳上
幾位銀髮男士喝著小酒閒聊著
街上的小吃店前
當不同路的客人一同坐在翻轉的塑膠籃上時
原本的陌生人也成了攀談的新朋友
置放在街上的大冰磚
則提供了冷氣之外的消暑良方


這邊的商業模式是很樸實而矜持的
卻能感受到那不斷再造的生命力


谷中銀座 我們有緣再見

Monday, September 12, 2016

與街相望時

街道的生命
來自於活動在上面的人們
不論是經過的、佇立的、又或者是相逢的
透過他們的獨自行動 與 互動
將名之為地方情感的靈魂
編織到本只是堅石的構成之中

Saturday, July 09, 2016

圖文不符系列...


有多久沒有發呆了
就是那種
什麼都不發生
無出無進的空白

也許總有些片段
因覺得無聊
不然就是厭煩了等待
是以想用某種方式消磨

然而塞滿了的行程
會排擠掉
本是讓經驗沉澱的時光
某些非實值的深度或將因此而沖刷

留白
是美感不可或缺的環節
即便只是生活 亦然

Tuesday, June 28, 2016

簽名蓋章 證明所有(?!)


測試一下
本來是用繪圖板弄電子簽名檔
但怎麼簽怎麼不順手
結果還是換回紙筆簽名
再用相機拍下來
最後再丟進軟體去背

不得不承認
本人還是偏愛老派的玩意哪...

Monday, April 25, 2016

An echo from 2003

2003年……

那是個部落格尚未萌芽,臉書還不知道在哪兒

查資料要上實體圖書館而非打開Wikipedia搜尋的年代

一位在那時剛入行半年多的企劃

為一位後來沒能問世的角色

寫下了這樣的一點背景:

她是土耳其蘇丹一位不得寵的妻妾所生的女兒,雖然一樣享受到榮華富貴,但是卻從小感受到一般貴族所不會感受到的人情冷暖。她的母親其實是一位才貌雙全的女子,但因為個性過於直率而無法獲得蘇丹的青睞,反而常常遭到其他妃嬪的排擠而受到冷落。不過也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使得她的母親從小就將一生所學全部教給了她。因此她除了一般宮中女子所會的舞蹈與音樂外,還學習到了通常只有男子才會學習的武術與歐洲語言。除此之外,照顧她的年長侍女還教會她如何揣摩他人的心意。因此她雖然是不得寵的妻妾所生的女兒,但是她自己卻深得父親的喜愛,甚至可說是最得寵的一位公主。再加上她遺傳自母親的美貌,使得她自然地成為宮中男性注視的焦點。但是她清楚地知道,這些人之所以對她好,並不是因為她自己的關係,而是因為他們認為可以從她身上獲得好處。而就在她剛滿23歲的時候,她的父親卻意外暴斃於寢宮之中。此時,長年與她爭風的長公主立即慫恿新即位的蘇丹,假借與歐洲的和平條約之故,故意將她下嫁到歐洲某個小貴族那裡去。長公主本來打算讓她到語言不通的國家去吃吃苦頭,但怎料她卻能夠流利地說寫當地的語言。雖然美艷的她迅速地擄獲了丈夫的心,也因為善於人際溝通的技巧而獲得家族成員甚至是僕役的喜愛。但仍是因為土耳其人的身分所以遭到其他貴族的排擠,所以各種不利於她的謠言紛紛出現,甚至來有些政敵開始利用她的身分來質疑她丈夫對於教庭的忠誠度。這許多的問題,造成了她與丈夫之間的關係出現了裂縫,兩人逐漸形同末路,甚至連同房就寢的狀況也越來越少。但就在婚後兩年多的一個晚上,她在睡夢中驚醒了過來,卻發覺整個城堡都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此時她的丈夫將門撞破衝了進來,並且拉著她往逃生的秘道跑去。一路上她的丈夫告訴她,政敵說服了教庭說他有串通土耳其人叛變的嫌疑,因此發動了猛烈的攻擊要將他們的城堡消滅。而到了出口的時候,她本是以為丈夫會跟她一同逃命,沒想到丈夫只是將她推了出去,並且說道:「他們沒有找到我的屍體是不會善罷甘休的。」然後就將秘道的出口封閉,自己一人回去面對死亡的命運。她至此才真的相信了丈夫對她的愛。而不管她如何叫喊,如何錘擊秘道的門板,仍是無法將封死的出口挪開半分,而她也因為連續的錘打以及火熱的門板而在手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疤痕。之後,她在手上帶起了金屬的拳套作為武器,並且四處追蹤當日前來剿殺她丈夫的貴族。

Labels:

Saturday, April 16, 2016

An echo from 2008

這是2008年投稿參加比賽的作品

因為跟前幾天看的東西有些相似之處

所以忍不住翻出來回味一下

當時是在截稿前趕出了七萬多字

老實說,整個架構不算是很完整…

中間的鋪陳以及最後的收尾也都有點倉促

不過這最前面的兩千多字總還算是可以端出來見客

稍稍地修改了幾個地方的措辭

但大體上還是將近八年前寫下的文字……

====分隔====

  位於國境南部的瑪賽,多年來一直稱職地扮演著佛國吞吐世界各地貨物的港口角色。

  雖不似王都帕璃那樣匯聚了來自四方的奇人異事,但始終川流不息的各色商旅,也足以讓瑪賽地區的人民見識了不少世面。

  所以說,要讓瑪賽人吃驚,著實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但此刻坐在酒館窗邊的這一位客人,卻讓許多往來的瑪賽人多看了好幾眼。

  主要是因為,他是一隻野兔,而且是一隻大家都說他是偵探的野兔。

  其實酒館裡出現一隻野兔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就像來來往往的旅鼠、信鴿一樣,平日出現在瑪賽的野兔們雖然為數不多,但也不至於稀少到從沒人見過。

  但選擇偵探當職業的野兔,這就十分令人嘖嘖稱奇了。

  因為一般來說,這都是那些獵犬或馴狼在擔當的工作。

  畢竟要時常與那些危險的非法之徒打交道,沒有一點兇狠的本性是行不通的。

  也難怪當「有個穿著燕尾服的野兔聲稱自己是一位偵探」這件事在瑪賽市民口中傳開時,達兔安就瞬間成了路人指指點點外加小聲討論的對象。

  這樣的狀況,當達兔安三年前於帕璃剛剛開業時,也不是沒遇過的。

  在當時對一個初出茅廬的偵探來說,這樣的受注目程度對提升知名度是十分有幫助的,各種委託也都自然地找上門來。

  但對這次因委託而專程來到瑪賽的達兔安來說,這的高調身份反而對他的調查造成許多的困擾與阻礙。

  所以這幾天他索性不在外頭走動,反而窩到了酒館裡坐在角落觀察著來往的瑪賽市民。

  倒也不只是在觀察瑪賽本地的市民,畢竟酒館裡還聚集了許許多多當船員的海鷗與水獺,因為船隻停靠在瑪賽港上下貨物而來到酒館中飲酒偷閒。

  而海鷗船員們那身毫無黃垢的白輝麗羽,總是能深深吸引住流連於酒館中那些綿羊GIRL的目光。

  每當海鷗船員去跟綿羊GIRL攀談時,也必然能逗得對方笑到合不攏嘴。

  並不是因為他們講笑話的本事有多高明,純粹只是因為他們生而為海鷗罷了。

  因為達兔安也看過無數的綿羊BOY以相同的笑話去逗弄他們心儀的綿羊GIRL,但換得的往往卻只是一撇禮貌性的微笑。

  畢竟綿羊BOY再怎麼努力,也始終擺脫不了「只是頭綿羊」這天生的原罪。

  雖然這些海鷗與達兔安常在帕璃見到的那些獵鷹、雄隼等級的正牌大人物比起來,簡直如同烈日照耀下的燭火一般黯淡無光。但對一輩子沒離開過瑪賽、甚至連土地也沒辦法離開的綿羊來說,他們已然是無邊天際的化身了。

  不同族群間的愛戀事蹟,其實一直都是許多浪漫佳話的基本元素,達兔安在帕璃時也曾見證過許多對這樣的伴侶共度著幸福的光陰。但他總覺得這些綿羊GIRL身上所散發出來對戀情追求的動力,卻遠少於她們對於綿羊身份的鄙夷。而那些海鷗船員們所貪圖的,也只不過是他們在老家所享受不到的風光滋味。

  舉凡是自己所沒有的東西,哪管其本質有多麼地微不足道,在欠缺自信的雙眼中看來總還是萬般美麗。

  達兔安回顧著自己在過去所接辦的委託中,只要是與覬覦這個概念有關的案件,幾乎都飄散著與此酒館中相似的氣味。

  不知為何,許許多多的人們總喜歡執著於自己所沒有的事物,卻忘了身上已擁有的條件可能也是他人豔羨的焦點。

  與其成天憂愁著還有什麼事情無法辦到,還不如充分善用目前所能辦到的,至少達兔安是這麼堅信著。

  只要充足地認知自己的界線,並擁有足以貫徹的信念,野兔又何嘗不能挑戰獵犬?

  不過即便是自信與能耐都已十分充足,也總還是會碰到一些突破的障礙。

  就像是達兔安現在遭遇到的狀態。

  也不知道是打哪散播出來的小道消息,但當達兔安來到瑪賽的第三天,他是偵探的傳聞已經傳遍了所有的大街小巷。

  更誇張的是,連他是來調查船運商會倉庫失竊的事,也被莫名其妙地宣揚了出去。

  其實偵探身份被一般瑪賽市民知道了,對達兔安來說也不是什麼壞事。因為不但在街上走動時會獲得一種混雜了驚奇的尊重,甚至還會不時地有過度熱心的一般民眾跑來告知他們自認為是關鍵線索的很一般消息。

  就算那些故意前來挑釁的地痞流氓也算不上什麼重大麻煩,因為達兔安總是能輕鬆地將他們打發掉。

  但真正糟糕的是,那些本來可能從地下管道取得的情報,卻因為許多情報販子害怕與達兔安接洽會暴露了身份而喪失了門道。

  也就是因為主動出擊的道路受到了阻礙,所以達兔安才退而採用這種被動的姿態。

  但這並不代表著,他已經無計可施了。

  相反地,讓那些暗中阻礙他的人以為他已被逼到一籌莫展的窘境,才正是達兔安此刻的打算。

  所以一連好幾天,他都刻意挑選了這間全瑪賽最熱鬧的酒館出現。而且還準時地在開店時就出現,並一直廝混到打烊時分才像是輸得精光的賭徒一般,拖著沈重的腳步慢慢跺回他下榻的旅店。

  如果只是一般的偵探,想用這種裝腔作勢的戲碼矇混過去,搞不好沒幾下就被拆穿了。但達兔安對自己的演技非常有信心,連在帕璃的同業都曾說過,如果他在偵探業界混不下去大可轉行去當演員。

  因此達兔安十分肯定,要讓那些正在阻礙他的人上鉤,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

  只要一旦上鉤,那幫人就一定會放膽地恢復原本的行動。而那種從無到有的狀態變化,對達兔安過人的觀察力而言,就如同在靜止的湖面上惹出漣漪一般地醒目。屆時只要適時地抓準行動的時機,就自然能逮住那群人並揪出他們背後的首腦。

  不過,也許不會是今天就會發生的事就是了。

  達兔安深深地打了個呵欠,並伴隨著一個同等滿溢著無聊情緒的伸展動作。

  時間已逼近傍晚時分,天色也染上了近似燭火的昏黃色澤,但傳達進酒館的瑪賽氣息卻依舊沒有顯著的改變。港口工作的駱駝苦力照樣毫無怨言地搬運著從船上卸下的各種貨物,穿梭在雜貨舖的綿羊主婦們高聲談論的主題也依然是一成不變的柴米油鹽,就連窩在街角的溝鼠流浪漢也好似沒換過姿勢一般繼續著他的乞討。

  達兔安之前曾經旅行到南方一個沙漠國家去觀賞過他們的著名歷史遺跡,那是些看起來像是人造山丘一般大小,並被歷史學家稱之為派拉米德的巨大石頭建築。而此時的達兔安卻覺得,就連那些千古不移的派拉米德都看起來比現在的瑪賽街頭充滿變化。

  看來,今天還真的又是個無功而返的一天。

Labels:

Monday, February 08, 2016

2016 大年初一

Setting about with a self-known pace
Through the currents of this world we all must wade
While regret so vile may sometimes come
Forget not hope to steel us on our way
By reason to guide and knowledge to light
Let the shadow of ignorance be kept at bay
Keep in mind what is left behind
For with deeds we weave the legacy of this stay
Monkey the year is just the year
To remember how far we have came from ape
And for ye youths who bear the righteous rage
Thunder alone is just a flash and bang
Without the proper timber to light it's flames